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代国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2004年6月2日胡代国上了中央电视台,揭发县工商局违规收费,05年3月18日,在代理儿子胡建诉县工商局违规收取市场管理费案件中胜诉,从此成为诉讼代理人,被宜宾《三江周刊》比喻为《天龙八部》中乔峰式的”维权斗士“,被北京中国消费报刘萍记者评价为:”人民权益的保卫者“!被惜辉网友评价为亿万个体户的楷模和骄傲,法学教授说:2009中国十大代理人1、郝劲松.2、胡代国。1964年胡代国由兴隆初中进入安岳高中,曾是学生会主席,校团委副书记,第三届县人大代表,82年毕业于广播电视大学。

网易考拉推荐

回 顾  

2013-04-04 09:56: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 顾

胡代国   2009-1-1

 

回顾66--76年,文化革命浩劫难。

全党全民十年灾,我家有苦说不完。

大哥从朝鲜复原,带头生产挨批判。

四哥当兵住重庆,支左结束把家返。

弟弟考入邮电校,上学几月校停办。

本人高中毕了业,不能继续把书念。

知识青年回农村,接受教育再锻炼。

当年学友雷华珍,回家务农把家还。

猪圈屋里来结婚,生儿育女受熬煎。

琴儿夜啼无奶吃,纯水哄儿好心酸。

寒风袭来圈着睡,大雨飘飘难入眠。

分家获得破风箱,半口铁锅作菜饭。

请求书记贷点款,买回粪桶锄筐担。

参加集体搞生产,一干就是十来年。

广播一响上坡尖,打起火把把麦点。

脸朝黄土背朝天,晴天雨天照样干。

起早摸黑记十歇,一日能挣几分钱。

顿顿吃的汤红苕,看年看月把荤见。

偶尔母鸡产个蛋,悄悄上街换点盐。

所产稻谷缴国家,统购一斤分分钱。

农夫勒紧裤腰带,打谷月份吃稀饭。

暑天大热送公粮,光头赤脚无衣衫。

跑步送粮七华里,一日须送三四转。

三十里外担磷肥,去到天林二浪滩。

满山只是黄泥土,缺乏柴烧难做饭。

十里以外扒树叶,茅草根根也挖完。

赤脚步行二百里,只为到县担煤炭。

为何全民这样苦,缺吃缺烧缺银钱。

不许经商作买卖,投机倒把要惩办。

我陪大哥担斗笠,夜行百里闯多关。

内江关卡把路拦,没收斗笠收本钱。

兄弟二人吃素饭,徒步二百把家还。

计划经济害人民,人治独裁滥用权。

想起那时苦似海,过来人士好心酸。

 

 猪 肉 歌

 胡代国

 六零六一年,无吃又无穿,,

许多人饿死,猪儿饿死完,

要想吃猪肉,眼睛都望穿。

后来有改变,发展很缓慢。

肥猪卖国家,余下公社管。

一切都发票,买肉非常难。

偶尔有猪杀,半夜排长串。

公社干部想吃肉,只需盖个章,

供销社人想吃肉,只需开个腔,

粮站人员想吃肉,只需一包糠,

老师无职权,只好买骨头熬汤,

养猪农民站一旁,只好看光光。

 

 

 

解放前

胡代国

追踪我家解放前,故事说到乾隆年。

湖广农民被捆绑,我家祖宗送四川。

太平山沟恳田土,养儿育女把后传。

父亲拼命干农活,母亲大姐夜纺线。

三姐背弟挂线团,只有大哥把书念。

有吃有穿有结余,余钱再买几亩田。

杀猪宰鸡过新年,八口生活较美满。

直至一九四八年,土匪抢人世道乱。

腊月接连遭三抢,抢走腊肉抢被单。

 

 

1949-1957年

话说一九四九年,人民迎新笑开颜。

父母参加农民会,大哥参加儿童团。

秧歌欢迎解放军,打到地主平匪乱。

地主土地分穷人,贫农雇农有土田。

我家划成自耕农,土地不动属私产。

大人白天把活干,大姐进入夜课班。

姐弟三人进学堂,放学路上跑得欢。

天仙配、刘三姐、王保长、李老栓、

黄继光、董承瑞,这些电影必须看,

对院常把山歌对,歌声响彻山沟间。

寒暑假,星期天,割草放牛开阳战,

弹珠珠,藏猫猫 ,抓泥鳅,捉螃蟹

堆雪人、下水塘,儿时我等真好玩。

互助组,初级社,话题说到五几年。

风调雨顺树成林,丰产稻谷堆成山,

太平粮站全堆满,堆到村民吉家院。

人人不愁吃用穿,家家杀猪庆丰年。

三年人害天灾时,想起当年好留念。

 

1958年-61年 

共 产 风

胡代国

莫谈一九五八年,提起老汉心发酸。

毛泽号召搞共产,强入公社学苏联。

私人土地需入股,农具耕牛统一管。

茅草房子须烧完,村民几家挤一团。

生活低于清末年,人人变成穷光蛋。

三高五风满天飞,生产实行大兵团,

人员物资统一分,男女老少齐动员,

人民公社大跃进,鼓足干劲加油干。

公共食堂大锅饭,同吃同住同生产。

托儿所、幼儿园,上学读书不掏钱。

样样都由国家管,共产主义降人间。

稻谷亩产上了万,赶英超美十五年。

 大砍树木大炼钢,吼起卫星上了天,

赶走麻雀节约粮,害虫四处大患难。

浜田沟田水放干,打起火把加夜班。

深翻土地一尺三,每亩播麦一百单,

半夜给苗赶露水,白旗红旗插土边。

土里搭架匀麦苗,结果收成光杆杆。

来年又是大天干,一干就是好几年。

所有水田无水源,开起裂缝几寸宽。

许多百姓缺饮水,鱼儿虾米干死完。

水 肿

人人都吃伙食团,不许私家做菜饭,

发现那家冒烟烟,干部前去收锅碗,

食堂倒扣几顿饭.,饿死几个又何干.;

偷吃生食喝凉水,水肿病人起串串,

 病人入镇蒸水肿,粮站倉库人挤满。

想当初19 57年,粮站稻谷堆成山,

国家粮食无处放,村民大院也堆满。

58年公共食堂里,人人吃白米干饭,

59年吃稀汤汤饭,60年吃苕藤蒰蒰,

1961年无吃无穿,野菜仙米也挖完。

食堂里每人每餐,分汤红苕一小碗.。

毛泽家人也饿饭,更何况天地人间!

路线错误食恶果,饿死农夫4000万。

 众曰:人吃猪的,猪吃牛的,牛吃烧的。

  盗 歌

故事发生在1960-61年,

大干部大偷,

小干部小偷,

会计出纳把秤扣,

广大社员摸秋秋。

地主富农五类分子不敢偷,

......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