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代国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2004年6月2日胡代国上了中央电视台,揭发县工商局违规收费,05年3月18日,在代理儿子胡建诉县工商局违规收取市场管理费案件中胜诉,从此成为诉讼代理人,被宜宾《三江周刊》比喻为《天龙八部》中乔峰式的”维权斗士“,被北京中国消费报刘萍记者评价为:”人民权益的保卫者“!被惜辉网友评价为亿万个体户的楷模和骄傲,法学教授说:2009中国十大代理人1、郝劲松.2、胡代国。1964年胡代国由兴隆初中进入安岳高中,曾是学生会主席,校团委副书记,第三届县人大代表,82年毕业于广播电视大学。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四川安岳:李守光是否犯敲诈勒索罪?  

2010-07-05 13:47:38|  分类: 四川安岳,李守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7月2日博客

       2010年7月2日上午9点,关于李守光犯敲诈勒索案,安岳县人民法院再次开庭30分钟左右,由安岳县检察院补充了两个证据,其中一个证据,公诉人称:有关安岳县中医院拆迁了一农民房屋的残值问题;另一个证据是安岳县公安局盖章证明,安岳县原新村五社已经被撤销集体建制问题。这两个证据都证明,该村的土地是国有土地,只是其门牌称号没有改变,村民的房屋宅基地证件没有变成国有土地证件,证明李守光犯敲诈勒索罪。

       被告代理律师陈天启反驳道:第一,残渣和残值是两个概念,有价值的残值早已被相关人员搬走,没有搬走的只有残渣,应该属于村集体所有;第二,四川省人民政府文件明文规定,集体土地被全部征用后,原农村集体组织建制才能被撤销,这里的关键是该村还有206.18亩集体土地至今没有被征用;第三,撤销建制是四川省民政厅的职权,因安岳县政府谎报该队集体土地被全征而撤销,其撤销行为违法。因此安岳县公安局有关户籍证明不具有法律效力。

       质证结束,全村上百村民十分气愤,七嘴八舌,大吵打闹,法官忙着离开现场,忘了让律师和被告在庭审笔录上签字。律师认为,当天的庭审因程序违法而不具有法律效力。

 

       2010年6月17日博客

   核心提示:   公诉机关指控李守光犯敲诈勒索罪于2010年6月17日在安岳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李守光认为自己无罪,因为他们站岗保护自己没有被政府征收的206.18亩集体土地是合法维权,于是特地让胡代国为其书写了自我辩护词;陈天启律师也以公诉机关没有拿出206.18亩集体土地被征收为国有土地的合法批文,为李守光作了以下完全无罪辩护。欲知详情,请看以下各方观点。

四川安岳:李守光是否犯敲诈勒索罪? - hudaiguo888888 - 胡代国的博客

 

四川安岳:李守光是否犯敲诈勒索罪? - hudaiguo888888 - 胡代国的博客

 

公诉机关的《起诉书》原文是:

“2008年至2009年6月,被告人李守光明知安岳县岳阳镇新村五组的土地已被国家全部征用,且已补偿完毕,仍组织本组村民采用分组守侯阻碍工程施工,强令施工方拿钱才准开工的手段,先后三次向在原新村五组已被依法征用土地上的施工建设方黄仕杰、蒋能志、吴泰亲强行索要现金19万元。此外,被告人李守光在明知到本组已被依法征用而撤除旧房的工地上拉建筑垃圾用于铺路的刘祚强不是施工方的情况下,仍组织村民强行索要刘祚强现金5000元。被告人李守光所获赃款全部平分给本组村民。2010年1月5日,公安机关获报后将李守光抓获归案。案发后,被告人李守光未退赃款。”

 

有关李守光涉嫌敲诈勒索案

                  自我辩护词

   本人认为,公诉机关指控我李守光犯敲诈勒索罪不能成立,自己完全无罪。事实理由如下:

1、依据安国土资函(2008)46号第四项的答复(见附件1),政府在该答复中载明承认:新村五社还有剩余耕地172.122亩其中包括有计税面积19.28亩,其它耕地152.842亩没有征用,没有补偿。

2、既然安国土资函(2008)46号第四项的答复都承认,新村五组还有剩余耕地172.122亩没有征用,没有补偿,更没有有权部门的批文,那么,公诉机关起诉书上所载明的“新村5组的土地已被国家全部征用且已补偿完毕”这一认定事实错误,与安国土资函(2008)46号第四项的答复所载明的事实不一致或者说互相矛盾。

3、 既然公诉机关认定“新村5组的土地已被国家全部征用且已补偿完毕”,那就请公诉人出示国家全部征用新村五组全部土地391.2亩土地的批文和全部补偿的付款凭证。如果公诉人拿不出新村5组172.122亩剩余耕地的批文,那么被告人就无罪,相反,就是政府在违反下列法律,侵占新村五社全体村民集体所有的土地非法用地。

4、172.122亩剩余耕地是新村5组全体村民356人集体所有的私人财产。依据《物权法》第63条的规定,“集体所有的财产受法律保护,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侵占”。宪法早就规定,私人的合法财产受法律保护,神圣不可侵犯。根据这一事实和法律规定,说明政府没有依法征收我社剩余土地和依法补偿的行为侵犯了村民的合法权益,相反,我社村民的维权行为合法。

5、公诉书第二页称:”本院认为,被告人李守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伙同他人……强令…..强行索要被害人钱财,数额巨大”。

被告人认为,公诉人歪曲事实真相。因为,我李守光至今日还是新村5组的组长,请主审法官看看,我有村干部的误工补助本本。这个本本说明,第一,全体村民选举我当组长,维护他们的合法利益;第二,政府承认并给了补助的;第三,我组织全体村民讨论,通过民主决策,要求政府或开发商对172.122亩剩余耕地进行依法补偿后再进行开发建设是合法之举,不存在“伙同”不伙同,要求应当得到的合法财产怎么说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呢?何来敲诈勒索之罪呢?将保护自己几千年祖辈留给儿孙的唯一生产资料私人土地歪曲为非法占有,实属莫须有,猪八戒战术倒打一钉耙。

  依据刑法第3条规定,法律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依照法律定罪处刑;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不得定罪处刑。本案属于土地权属纠纷,由来已久。既然政府承认我队还有剩余土地170多亩没有被依法征用,怎么能指鹿为马将该土地认定为国有土地呢?

综上所述,公诉机关指控我李守光犯敲诈勒索罪全部事实不能成立,而且违反刑法第3条的规定。请求法院驳回公诉机关的起诉,判决被告人无罪。

此致

安岳县法院

                        被告人 李守光

                                      2010年6月17日

 

 

 

辩 护 词

安岳县人民法院、尊敬的合议庭各位法官:

 我依法接受本案被告人李守光的委托及四川法韬律师事务所的指派,出庭为李守光被指控犯“敲诈勒索罪”进行辩护。根据庭前的调查和我认真听取李守光本人对全案法律事实的介绍与自我辩解;经分析控方《起诉书》和指控的证据,分析《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的构成要件与本案的案情,再经过今天公开开庭的庭审质证,我认为本案被告人李守光不构成犯罪(被指控罪)。因此,我决定对本案进行完全的无罪辩护。

本案案情须小,但其包含的意义重大。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特别是近十五年期间,各地为发展经济,各项建设用地面积猛增,大量侵占耕地、从人口中夺粮的现象履履发生!法定的先征后使用土地的征用地原则,被人为地篡改为以权力划拨方式所替代。各地方政府还将土地使用权划拨权力扩大到“划拨土地的所有权属”;大量耕地被违法行为侵占或荒芜,导致耕者无其田。农民失地后因未能得到合法安置,变为无业游民,造成社会秩序混乱!被告人所在的原新村五组就是此类土地被侵占,农民未能受到合理安置;失地村民为护地求生存,发生了群体性“敲诈勒索”案情?而被告人李守光便是被指控犯本案所谓“组织敲诈勒索罪”的组织者!通过控辩各方的质证和争辩,让法庭兼听则明,相信合议庭能依法作出公正判决的。

我认真听取控方和警方的证据及观点,也期望控方和合议庭能够实事求是地分析辩方的意见,作出客观公正的判断!现在我向法庭发表辩护意见,请审查、采纳。

一、《起诉书》本身直接违反《刑诉法》,概念明显错误,指控的罪状在法律上就不能成立

《起诉书》在案情之依法审查查明部分的原文是:

“2008年至2009年6月,被告人李守光明知安岳县岳阳镇新村五组的土地已被国家全部征用,且已补偿完毕,仍组织本组村民采用分组守侯阻碍工程施工,强令施工方拿钱才准开工的手段,先后三次向在原新村五组已被依法征用土地上的施工建设方黄仕杰、蒋能志、吴泰亲强行索要现金19万元。此外,被告人李守光在明知到本组已被依法征用而撤除旧房的工地上拉建筑垃圾用于铺路的刘祚强不是施工方的情况下,仍组织村民强行索要刘祚强现金5000元。被告人李守光所获赃款全部平分给本组村民。2010年1月5日,公安机关获报后将李守光抓获归案。案发后,被告人李守光未退赃款。”

这就是控方依法审查查明,认为被告人李守光犯敲诈勒索罪的理由(针对指控的案情情节,后面分别进行分析)。从指控的事实明显不够成犯罪情节,控方指控明显违反了《刑诉法》第十五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追究刑事责任,已追究的,应当撤销案件,或不起诉,或者终止审理,或者宣告无罪:(一)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的;”及第一百四十二“犯罪嫌疑人有本法第十五条规定的情形之一的,人民检察院应当作出不起诉决定。对于犯罪情节轻微,依照刑法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或者免除刑罚的,人民检察院可以作出不起诉决定。”的规定。《起诉书》认定的事实和证据明显没有达到该法规定的定罪标准,所指控李守光犯敲诈勒索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敲诈勒索罪的主体为一般主体。凡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且具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均构成本罪。而控方在起诉书中指控被告人的所犯敲诈勒索罪行为,并非是作为自然人主体的被告人李守光本人所实施的刑事行为,被指控的罪行是被告人的“组织村民”实施了敲诈勒索罪行为。李守光在本案中只起了组织犯罪的“组织”作用,如果被指控的罪名成立?那么真正实施敲诈勒索罪行为的被控对象应是受李守光所组织的原新村5组356位村民。被告人李守光无亲自实施被指控犯敲诈勒索罪应被定罪的被控证据。从《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中也没有“组织敲诈勒索罪”相关情节的规定。

再看敲诈勒索罪的概念及其构成:

“敲诈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使用威胁或者要挟的方法,强行索要公私财物。”的行为,可见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只有采用了威胁或者要挟方法,迫使被害人交出财物的行为,才构成敲诈勒索罪!《起诉书》中,指控被告人李守光的是采用“组织”行为,和强令他人交出财物的行为。被告人李守光所被指控犯罪情节只是表现为“组织”,并无实施威胁或者要挟他人交出财物的情节发生。李守光的组织他人实施的行为还依法不构成敲诈勒索罪之威胁或者要挟情节,李守光依法不构成敲诈勒索罪。

敲诈勒索罪的行为(实施威胁要挟方法)只有数额较大时,才构成犯罪。被告人李守光作为原新村5组村民,被指控所获“赃款”数额是19500元的356分之一,即新村5组被指控平分所谓赃款的人有356名,李守光只占其中之一份,为伍佰叁拾肆元贰角伍分。假设本案定性准确的情形下,李守光所获得的534元“赃款”之数额也在法定敲诈勒索罪起点1000元至3000元的定罪线之下,被告人李守光不构成敲诈勒索罪。

二、被告人李守光不存在敲诈勒索他人财物的法律事实

任何案件,事实和证据之辩是基础。李守光到底有没有强行索要他人财物呢?从被指控犯罪的证据之:《安国土资函(2008)46号文》中能辩别出本案争议的土地是未曾征用的集体土地,不是依法征用的国有土地!

《安岳县国土资源局〈关于岳阳镇原新村5社信访问题〉的答复》之:基本情况,“2008年10月14日下午,我局派员会同你们社李守光、杨丰才等5名居民,结合1996年安岳县城镇地籍图,到现场进行踏勘,按照技术规程测出你社幅员面积为391。2亩。”被指控的已征用土地证据为:

1、四川省国土资源局《川国土函[1992]403号征用土地批复》,同意征用新村五组耕地二十一点五二亩,非耕地一亩,作为安岳县饲料添加剂厂迁建蛋白饲料生产线等工程用地。

2、四川省人民政府《川府函[1992]1015号征用土地批复》,同意征用安岳县新农乡新村五社土地六十五点五亩(其中耕地六十二点一亩,非耕地三点四亩)作为修建安岳县植物油厂房屋等工程用地。                                                  

3、四川省人民政府《川府函[1996]786号征地批复》同意征用安岳县新农乡新村五社耕地98亩,作为国道三一九线安岳段改建工程跨越安遂路互通式立交桥建设用地。同时撤销“土地全部被征用”的安岳县新村五社建制。

到底被告人李守光所在原新村五社的集体所有制土地是否全部被征用呢?让我们计算一下吧:根据《安岳县安国土资函[2008]46号文》显示,新村五社幅员面积391、2亩(据村民们陈述,远不止391、2亩,有邻社和土地改革时契证为据。)减掉三次征地面积185、02亩,还应有206、18亩。可以说明两个法律事实问题:第一、被告人所居住的新村五社391、2亩集体土地已被依法征用185、02亩;还有206、18亩集体土地未曾依法征用,至今仍依法属集体所有制土地;第二、《川府函[1996]786号批复》及《川国土函[1996]617号答复》所指“新村五社土地全部被征用”与还有206亩多集体土地未曾依法征用的事实不符!该撤销安岳县新村五社建制的同意函中所附条件是该社的“土地全部被征用”以后。根据《土地管理法》第七十八条“无权批准征收,使用土地的单位或者个人非法批准占用土地的,超越批准权限非法批准占用的,不按照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的用途批准用地的,或者违反法律规定的程序批准占用,征收土地的,其批准文件无效,对非法批准征收、使用土地的直接负责人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非法批准、使用的土地应当收回,有关当事人拒不归还的,以非法占用土地论处。”之规定,证明被告人李守光所在新村五社的未曾征用之集体土地206、18亩,至今仍然是属新村五社356位村民所有的集体土地。根据《国家建设征用土地条例》第八条之“征用其他地区耕地、园地三亩以上,林地、草地十亩以上,其他土地二十亩以上,由所在县、市人民政府审查,报省、自治区人民政府批准。”的规定,安岳县交通局无权“全征全转”安农新村五社的土地,安岳县交通局作为建设用地单位,无权批准占用、征收土地,其批准文件、与其达成的“全征岳阳镇安农乡新村五社土地有关事宜的协议书因其约定内容违法而无效。且新村五组的村民们就土地所有权权属一事,不断地在上告,其信访行为不断!本案是因土地权属纠纷引起,其由来已久,基本的法律事实存在争议,且控方也没有列举对319、2亩土地全部征用的相关证据,用地单位(本案受害人)和国土局也未曾向被告人出示其所欲建设占地是国有土地的征地批文。指控被告人李守光是在索取他人财物之证据不足。

根据《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争议,由当事人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由人民政府处理。”的规定,受被告人组织的村民对在存在所有权争议的土地上,与发生争议的另一方当事人协商解决争议土地矛盾时,双方达成的以资金赔偿被占土地损失的约定,是被告人与“被害人”协商解决土地争议的意思自治!该行为属一般民事行为,当事人(被害人)协商收取的是失地补偿款或副作物损失费,不是赃款,更不是敲诈勒索行为!如果证人非说双方协商处理争议的约定无效,那么、被告人一方所获资金也只能定性为不当得利,不能定性为敲诈勒索所获赃款。《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第四款“在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争议解决前,任何一方不得改变土地利用现状。”的规定,证明被告人被指控组织的村民,认为自已还有206、18亩土地是未依法征用的集体土地,被告人等至今仍然靠经营耕地,靠卖菜,靠卖水果生存。他们居住的至今仍是祖辈留下的土坯房或人民公社年代修筑的,已破烂不堪的居民点。被告人拥有的房屋产权是村镇集体土地上的房屋产权证及集体土地使用权证。唯一不同的是,被告人等村民是靠守护土地才能有土地耕种,如果不守护,或许一夜之间靠维持生计的耕地便会变成国有(建筑商所有)了。

再看被征用新村五社185、02亩土地的用途:

1、《川国土函[1992]403号征用土地批复》所征21、52亩土地用于建修安岳县饲料添加济厂;

2、《川府函[1992]1015号批复》征地65、5亩,用于修建安岳县植物油厂等工程。

3、《川府函[1996]786号批复》征地98亩,用于修建国道319线安遂道路互通式立交桥等建设工程用地。

本案控方所指控的受害人所建 工程,不是依法批准的建设用地项目,起码不是具有征用被告人新村五社土地的合法批文。本案的所谓“受害人”实际上才是非法强占被告人未经征用的集体土地的侵害人,被告人未曾见到入侵者出示的征地批文,又不知侵占者由来的情形下,守护着这一206、18亩所有权存在争议的耕地,不让违法者们侵占,应属合法行为。相对人未曾出示相关征地批文,擅自进入有争议的土地内强行施工的行为本身就违法!被告人与被害人之间达成的给付失地补偿费的行为,依法不构成敲诈勒索罪。

三、指控被告人犯敲诈勒索罪的定案证据是办案人员用非法方法所收集

《刑事诉讼法》第43条“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必须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够证实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或者无罪,犯罪情节轻、重的各种证据。”及《刑诉法解释》第六十一条规定,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的方法收集证据。凡经查证确实属于采用刑讯逼供或者威胁,引诱,欺骗等非法的方法取得的证言,被害人陈述,被告人陈述,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的规定,对照本案侦查人员向被告人取证的方法为:2010年1月5日凌晨,天色未亮时,从一辆突然飞奔而来的车上下来一伙人,七手八脚地将被告人按倒在地(天亮后现场的人看到鞋,水果车,水果翻倒一地)等被告人回过神时自已已被强制铐上。经快速转运数小时后,被关进拘留所!被告人李守光被关押后,头部被数白瓦的强烈光束照射不准休息、不准闪避达数(人被射昏为止)小时之久,直致被告人不能忍受,到服从、并任其使唤在侦查人员指定的证据上签字为止!至于所签字证据上是什么内容,被告人根本不知道(被告人已经无力气和精神来辩认了)也不敢知道内容。从侦查讯问记录时间能知道被告人遭遇了连续地刑讯逼供!2010年2月11日侦查人员以取保侯相欺骗,引诱被告人在“认罪书”上签名(是办案人员事先写好的笔录),骗被告人李守光只要给政府一个台阶下,只要你认个错,签了字马上放你回家过年,此事便不再过问了。被告人信以为真,,谁知会受骗!结果是签字后未能如约回家团年。可见,侦查人员用刑讯逼供方法取证,还以被告人如不认罪就延长拘押期间相威胁,被告人并遭受了虐待全身染上了痒疮,其健康受到严重损害,连病倒后上医院治病都被铐上。被告人李守光被指控的证据,是在受到办案人员用非法的方法收集时形成的被指控罪证,其证据依法不能作为定案根据,被告人李守光不构成敲诈勒索罪。

合议庭三位法官:鉴于以上事实和理由,我坚信李守光被控事实还不能构成敲诈勒索罪的定罪起点线。且本案争议的土地所有权属没有足够的证据确定其归属,本着疑案从无原则,李守光是无罪的。期望法庭能够坚守司法的公正,独立,客观和理性,依法审查本案法律事实和原因,排除一切法庭外的因素,真正对现实和历史负责,对被告人负责,对人民法院负责,请依法判决被告人李守光无罪!

以上辩护意见请审查并采纳,谢谢法庭!

          李守光的辩护人:四川法韬律师事务所陈天启律师                          

                     二0一0 年六月十七

尾声:当今社会,为了与民争利,安岳县政府对新村五社309.12亩土地征用185.02亩后,将原本属于祖辈遗留给儿孙私人所有的土地206.18亩(政府承认172.122亩)指鹿为马说成是国有土地,但由于村民既没有得到该部分土地的土地补偿费,也没有看到有权部门有关该集体土地206.18亩被征收的批文。因此,笔者认为,队长李守光等356位村民的站岗护地、向开发商收取失地补偿费和附着物损失费的行为,是依据宪法、物权法、土地管理法等法律法规,保护私人合法财产的行为。笔者坚信,在依法治国的今天,有人官商勾结,猪八戒战术倒打一钉耙的行为,最终是不会得逞的,公诉机关指控李守光犯敲诈勒索罪是不成立的,历史会作出最后的评价。------胡代国

  评论这张
 
阅读(6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