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代国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2004年6月2日胡代国上了中央电视台,揭发县工商局违规收费,05年3月18日,在代理儿子胡建诉县工商局违规收取市场管理费案件中胜诉,从此成为诉讼代理人,被宜宾《三江周刊》比喻为《天龙八部》中乔峰式的”维权斗士“,被北京中国消费报刘萍记者评价为:”人民权益的保卫者“!被惜辉网友评价为亿万个体户的楷模和骄傲,法学教授说:2009中国十大代理人1、郝劲松.2、胡代国。1964年胡代国由兴隆初中进入安岳高中,曾是学生会主席,校团委副书记,第三届县人大代表,82年毕业于广播电视大学。

网易考拉推荐

代理词:代德义、吕建国  

2010-07-20 14:04:34|  分类: 公民代理,胡代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代德义      行 政 上 诉 状

 

上诉人代德义:, 男,汉族,1946年2月4日出生,四川省安岳县人,住安岳县石桥铺祥灵村6组,电话:13629015761.身份证号码:511023194602040274

被上诉人:安岳县国土资源局,法人代表,该局局长,

上诉目的

    请求撤销安岳县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2010)安岳行初字第4号,以下简称第4号判决;判决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柠檬果园按照征地前三年平均年产值每亩1万元的10倍进行补偿;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事实理由

   上诉人于2003年响应政府号召,经过政府相关部门批准,以每亩600元的租金,依法租用了石桥铺镇祥灵村6组村民的耕地,种植了300亩柠檬果树,租地期限为20年。现在果树已经进入盛果期,因政府修建柠都大道穿越果园,这次征地政府决定毁掉原告36亩柠檬果树,被告决定对原告的果园按照地上附着物残值每亩不超过5000元的标准进行补偿,未另给付果园的实际损失补偿费和前期投入等费用。原告认为,被告的补偿行为违法,严重损害果农的合法利益,于是,依法提起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请求按照《土地管理法》第47条和《物权法》的规定,保护私人财产,判决被上诉人在施工前对申请人的果树实际价值损失,即按照征地前三年平均年产值1万元的10倍进行补偿,均被驳回。

    第4号判决书第6页这样写到:“原告在承租地上所栽植的柠檬树属原告所有,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的规定“征收土地的按照被征收土地的原用途给予补偿。征收耕地的补偿费用包括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以及地上附着物和青苗补偿费,故原告依法享有被征收的承租地上所栽植的柠檬树所获补偿的利益,其补偿性质属地上附着物补偿。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47条第四款规定“被征收土地上的附着物和青苗费的补偿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规定”。……故2009年被告在组织实施征地补偿、安置方案过程中,……对原告承租地上种植的柠檬树按5000元/亩予以补偿,事实清楚,程序合法,未损害原告的合法权益。……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认为,第3号判决曲解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47条有关“征收土地的按照被征收土地的原用途给予补偿”的规定,根据这一规定,征地前种果树的、种药材的、种茶的、种经济林的、种草的、种藕的、养鱼的、种粮的……其土地补偿费的标准是不同的,被上诉人笼统地按照种粮作物的10倍标准对果农进行补偿违反本法“按原用途补偿”的规定。

上诉人还认为,第3号判决对“地上附着物”的概念不清。根据009年8月法律出版社《征地安置补偿索赔技巧和赔偿计算标准》一书第91页解释:“地上附着物包括建筑物、构筑物,如房屋、水井、道路、管线、水渠等的拆迁和恢复费用以及被征用土地上的林木补偿或砍伐费等。计算地上附着物补偿费,意拆什么补偿什么,拆多少补多少,并且不低于原有水平为原则”。资府函{2008}153号文件中的地上附着物是指附着在地上的残值部分,并不代表地上附着物的实际价值、产值、征地所造成的实际损失。征地补偿的一个基本原则就是等价有偿的公平交易原则、保证村民原有收入不下降,原有生活不降低的原则。来自安岳县统计局、柠檬局向媒体公布的数据证明,盛果期的柠檬年产值均在每亩1万元以上且盛果期为15年左右。根据统计局的公布数据说明,被上诉人以每亩不超过5000元的附着物残值标准对上诉人的柠檬果树的实际价值进行补偿,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47条第一款“按照被征收土地的原用途给予补偿”和四川省《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办法第40条有关“按实际损失合理补偿”的规定,严重地侵害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法院对附着物的概念和果树的实际损失等客观事实认定事实不清,判决适用法律不当。

依据《物权法》第117条、121条和第42条第二款的规定。“征收集体所有的土地,应当依法足额支付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的补偿费等费用……维护被征地农民的合法权益”。根据这一规定,被上诉人的补偿侵害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

依据《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六条 第(二)项的规定, “承包地被依法征用、占有的,有权依法获得相应的补偿”;依据《农村土地承包法释义及指南》,《土地承包法》第16条第2项明确规定,承包地被依法征用、占用的,承包方有权依法获得相应的补偿。根据这些规定,被告对原告果树不按实际损失,不给予“相应”的、“足额”补偿违反本法规定。

根据法律出版社《征地安置补偿索赔技巧和赔偿计算标准》一书第92页载明:已产果的,按其产值的4至7倍补偿(这还是没有提高前的补偿标准,提高后的补偿标准是10倍)

    综上所述,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特依法上诉,请求贵院支持上诉人的上诉目的。

此致

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 代德义

                                            2010年9月26日

附件:1、上诉状副本一份;2、第4号判决书复印件一份;3、上诉人身份证复印件一张。

 

 

 

 行 政 上 诉 状

 

    上诉人吕建国,男,汉族,村民,现年43岁,1966年12月22日出生,住石桥铺镇烽火村13组,联系电话13198048097,身份证号:511023196612221078.

被上诉人:安岳县国土资源局,法人代表,该局局长,

上诉目的

    请求撤销安岳县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2010)安岳行初字第3号,以下简称第3号判决;判决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柠檬果园按照征地前三年平均年产值每亩1万元的10倍进行补偿;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事实理由

    1997年,上诉人吕建国响应政府号召,在自己的承包的4亩地上投入资金约5 万元,种上了柠檬果树170株,近年来正进入盛果期,每年可以收入4万元左右。而上诉人所在村在承包地上种粮食作物的村民占绝大多数,只有上诉人等个别户种植果树,并形成了成片果园。

    2009年4月,安岳县国土资源局征用了上诉人所在村的土地;在补偿过程,政府一律按照粮食作物在征地前三年平均年产值每亩1200元的10倍的标准补偿给村集体而不是按照果树在征地前三年平均年产值1万元的10倍进行补偿;不管村民种的是粮食作物还是种植的果树还是丢荒的耕地,政府实行附着物包干补偿平均每亩地补偿2400元,青苗费包干补偿每亩地900元;对于果农的实际损失,政府不予补偿,导致果农损失惨重。 故而上诉人先后提起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请求判决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柠檬果园按照实际损失,按照耕地的原用途即征地前三年平均每亩年产值1万元的10倍进行补偿。

第3号判决书第7页第3行认定:“原告承包地上种植柠檬果树属于地上附着物,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47条的规定……2009年被告在组织实施征地补偿、安置方案过程中,对原告承包地上种植的柠檬树按资府函{2008}153号批复规定的标准补偿9200元……没有损害其合法权益……故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认为,第3号判决曲解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47条有关“征收土地的按照被征收土地的原用途给予补偿”的规定,根据这一规定,征地前种果树的、种药材的、种茶的、种经济林的、种草的、种藕的、养鱼的、种粮的……其土地补偿费的标准是不同的,被上诉人笼统地按照种粮作物的10倍标准对果农进行补偿违反本法“按原用途补偿”的规定。

上诉人还认为,第3号判决对“地上附着物”的概念不清。根据009年8月法律出版社《征地安置补偿索赔技巧和赔偿计算标准》一书第91页解释:“地上附着物包括建筑物、构筑物,如房屋、水井、道路、管线、水渠等的拆迁和恢复费用以及被征用土地上的林木补偿或砍伐费等。计算地上附着物补偿费,意拆什么补偿什么,拆多少补多少,并且不低于原有水平为原则”。资府函{2008}153号文件中的地上附着物是指附着在地上的残值部分,并不代表地上附着物的实际价值、产值、征地所造成的实际损失。征地补偿的一个基本原则就是等价有偿的公平交易原则、保证村民原有收入不下降,原有生活不降低的原则。来自安岳县统计局、柠檬局向媒体公布的数据证明,盛果期的柠檬年产值均在每亩1万元以上且盛果期为15年左右。根据统计局的公布数据说明,被上诉人以每亩不超过5000元的附着物残值标准对上诉人的柠檬果树的实际价值进行补偿,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47条第一款“按照被征收土地的原用途给予补偿”和四川省《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办法第40条有关“按实际损失合理补偿”的规定,严重地侵害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法院对附着物的概念和果树的实际损失等客观事实认定事实不清,判决适用法律不当。

依据《物权法》第117条、121条和第42条第二款的规定。“征收集体所有的土地,应当依法足额支付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的补偿费等费用……维护被征地农民的合法权益”。根据这一规定,被上诉人的补偿侵害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

依据《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六条 第(二)项的规定, “承包地被依法征用、占有的,有权依法获得相应的补偿”;依据《农村土地承包法释义及指南》,《土地承包法》第16条第2项明确规定,承包地被依法征用、占用的,承包方有权依法获得相应的补偿。根据这些规定,被告对原告果树不按实际损失,不给予“相应”的、“足额”补偿违反本法规定。

根据法律出版社《征地安置补偿索赔技巧和赔偿计算标准》一书第92页载明:已产果的,按其产值的4至7倍补偿(这还是没有提高前的补偿标准,提高后的补偿标准是10倍)

依据《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六条 第(二)项的规定, “承包地被依法征用、占有的,有权依法获得相应的补偿”;依据《农村土地承包法释义及指南》,《土地承包法》第16条第2项明确规定,承包地被依法征用、占用的,承包方有权依法获得相应的补偿。根据这些规定,被告对原告果树不按实际损失,不给予“相应”的、“足额”补偿违反本法规定。

依据(川办函[2008]73号)文件第九条的规定。“地上附着物及青苗补偿费应由实施征地补偿安置部门直接支付给地上附着物及青苗的所有者”。根据这一规定,第一,附着物即原告的果树属于私人所有;  第二,其补偿费应由国土资源局直接补偿给地上附着物及青苗的所有者即原告。第三,被告将附着物和青苗补偿费支付给村集体,再由全体村民讨论决定分配方案的行为违反本规定。请注意,几十户没有种植果树的村民相对于三户种果树的村民而言来投票决定私有财产的分配方案,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条有关“村规民约以及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讨论决定的事项不得与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的政策相抵触,不得有侵犯村民的人身权利、民主权利和合法财产权利的内容”的规定。

根据法律出版社《征地安置补偿索赔技巧和赔偿计算标准》一书第92页载明:已产果的,按其产值的4至7倍补偿(这还是没有提高前的补偿标准,提高后的补偿标准是10倍)

    综上所述,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特依法上诉,请求贵院支持上诉人的上诉目的。

此致

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 吕建国

                                            2010年9月26日

附件:1、上诉状副本一份;2、第3号判决书复印件一份;3、上诉人身份证复印件一张。

 

  代 理 词

 

安岳县人民法院、尊敬的合议庭各位法官:

    我依法接受本案原告人代德义的委托及四川法韬律师事务所的指派,出庭担任代德义诉安岳县国土资源局果园补偿纠纷一案的诉讼代理人。根据庭前的调查和我认真听取代德义本人对全案法律事实的介绍;经分析《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七条(以下简称土地管理法),《物权法》第117、121、42条、《农村土地承包法》第26条、规范性文件《资产评估操作规范意见》,再经过今天公开开庭的庭审质证,我的观点是,被告安岳县国土资源局在征地补偿过程中,对果园只给付附着物残值补偿的行为,违反了前述法律法规的规定;征收果园不但要对果园的附着物残值进行补偿,还应当按照果园前三年平均年产值的十倍向原告人足额支付果园实际损失补偿费。现作如下阐述,请求法院依法审查和采纳。

一、     基本事实

根据原告提供给法院的土地转包合同、政府相关批文及行政复议等证据证明,原告于2003年前后响应政府号召,以每亩600元的租金租用了石桥铺镇祥灵村6组村民的耕地符合土地承包法的相关规定,所种300亩柠檬果树,租地期限为20年。现在果树已经进入盛果期,因政府修建柠都大道穿越果园,这次征地政府决定毁掉原告36亩柠檬果树,被告决定对原告的果园按照地上附着物残值每亩不超过5000元的标准进行补偿,未另给付果园的实际损失补偿费和前期投入等费用。原告认为,被告的补偿行为违法,严重损害果农的合法利益,于是,依法提起行政复议。请求按照《土地管理法》第47条和《物权法》保护私人财产等规定,责令被申请人在施工前对申请人的果树价值,按照征地前三年平均年产值的6-10倍进行补偿(现在的政策规定是10倍)。2010年5月19日,安岳县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安府复决字[2010]1号)以请求“没有法律依据”为由,驳回了原告的复议请求;同时该复议书对原告受损果园的面积、果树数量进行了认定。在今天审理时,双方对本案法律事实即受损果树面积、数量无争议。

二、  法律依据

依据《物权法》 第一百一十七条 规定,“用益物权人对他人所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依法享有占有、使用和收益的权利”;第一百二十一条规定:“ 因不动产或者动产被征收、征用致使用益物权消灭或者影响用益物权行使的,用益物权人有权依照本法第四十二条、第四十四条的规定获得相应补偿”;第四十二条规定,“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征收集体所有的土地,应当依法足额支付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的补偿费等费用,安排被征地农民的社会保障费用,保障被征地农民的生活,维护被征地农民的合法权益;”依据《土地承包法》第二十六条规定, “承包期内,承包方交回承包地或者发包方依法收回承包地时,承包方对其在承包地上投入而提高土地生产能力的,有权获得相应的补偿”。

上述法律规定说明:第一,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否对被征用土地承包人或租地人即原告的果园损失按照前三年平均年产值的十倍进行补偿问题,而原告的诉求是土地使用权中所产生的用益物权人;第二,根据物权法117条的规定,原告对该耕地上的果园依法享有占有、使用和收益的权利;第三,被告代表政府征收原告果园,不但应当向原告私人支付足额、相应的地上附着物残值和青苗的补偿费,还应当按照《土地管理法》第47条,四川省《土地管理法》第40条的规定,对原告使用的土地之柠檬果树,向原告支付柠檬果园的实际损失补偿费。柠檬果园实际损失补偿费的补偿标准应当为征地前三年果树平均年产值的10倍;第四,被告对地上附着物的概念认识不清:

1,对果园而言,《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七条和四川省《土地管理法》第40条中的地上“附着物”是指附着在地上的果树树体,即地表面的残值部分,并包括果园的实际损失费。对果园的实际损失费的计算标准,应当参照《土地管理法》第47条第1款、第2款的指数规定,按照征地前三年平均年产值的10倍,进行足额补偿。这一补偿标准,在全国许多省均有先例。例如,中国法律出版社在2008年8月出版的《征地安置补偿索赔技巧和索赔计算标准》一书中的第90页:“征用果园和其他经济林地,按照该土地被征用前四年平均年产值的2至7倍补偿;已产果的按照产值的4-7倍补偿。为什么本案被告对果农只补偿果树残值而不补偿果树的产值的实际损失?同一的政策,同样依据的是土地管理法第47条,为什么相差如此悬殊?这只能证明被告在违法,在损害原告的合法权益。

2、川府函【2008】103号、资府函【2008】153号、安府函【2009】65号三个文件看出,其地上附着物补偿标准每亩盛果期柠檬树补偿2400元至5000元是对地上果树残值的补偿标准,并不包含果园的实际价值。被告认为的每亩2400元至5000元或每株80元是对原告果园的用益物权损失的补偿是对相关法律的错误理解。该补偿标准缺乏法律依据。

3,原告诉求中果园前三年的平均年产值1万元,按照行政诉讼法的规定,应当由被告自己去举证。本案之所以原告有证据,其来源是安岳县统计局、柠檬局以及县委书记在柠檬节会上向中央电视台、香港大公报等媒体公布的数据,每亩柠檬年产值1-2万元,原告取其最低数据1万元。被告如果有质疑原告所说的柠檬年产值,应当由被告自己去核实。否则,应承担举证不力的败诉责任。

第五,被告称:自己已经将土地补偿费的10倍补偿给原告所在村的集体。

原告认为,被告对《土地管理法》第47条第1款“征收土地的,按照被征收土地的原用途给予补偿“的规定理解错误。众所周知,土地的用途有千百种,不仅可以种粮食作物,还可以种茶树、药材、经济林木、各种果树,修建各种建筑物等等。以种植业为例,各种作物的投入成本、生长周期、收益大小相差悬殊。例如,安岳县政府为什么要大力动员全县村民将种了千年的粮食作物改种为柠檬等果树,就是因为柠檬的年产值几乎是种粮食作物年产值的10倍。正因为如此,安岳县成为全国的柠檬大县,在香港、在中央电视台等媒体赫赫有名。而被告在征地过程中,却作出如下有损原告等柠檬果农利益的行为。

根据《安岳县人民政府关于征地地上附着物和清苗费补偿的通知》(安府函【2009】65号)文件的规定,安岳县的粮食作物的平均年产值为1220元,再乘以10倍,对村民耕地的土地补偿费是每亩12200元。

再根据2007、2008、2009年安岳县统计局向媒体公布的数据为柠檬果园的年产值是1-2万元(见香港大公报、中央电视台等报道)。以保守数字每亩年产值1万元计算,征收果园的实际损失

费就应当是每亩100,000元=1万元X10倍。

以上数据得出结论,这难道还不足以证明被告的补偿行为违法吗?

综上所述,被告安岳县国土资源局在征收原告果园补偿过程中,对果园仅仅按照附着物残值补偿的行为违反土地管理法第47条第1、2款、《物权法》第117、121、42条、《农村土地承包法》第26条等规定,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 ,原告要求这次征地应补偿柠檬果树实际损失费补偿费360万元=(100,000元X36亩)。请求人民法院支持上述代理意见。     此致

安岳县人民法院

原告代理人四川法韬律师事务所陈天启律师

2010年7月20日

 

 

 

 

  代 理 词

 

安岳县人民法院、尊敬的合议庭各位法官:

我依法接受本案原告人吕建国的委托及四川法韬律师事务所的指派,出庭担任吕建国诉安岳县国土资源局果园补偿纠纷一案的诉讼代理人。根据庭前的调查和我认真听取吕建国本人对全案法律事实的介绍;经分析《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七条(以下简称土地管理法),《物权法》第117、121、42条、《农村土地承包法》第26条、规范性文件《资产评估操作规范意见》,再经过今天公开开庭的庭审质证,我的观点是,被告安岳县国土资源局在征地补偿过程中,对果园只给付附着物补偿的行为,违反了前述法律法规的规定;征收果园不但要对果园的附着物进行补偿,还应当按照果园前三年平均年产值的十倍向原告人足额支付果园实际损失补偿费。现作如下阐述,请求法院依法审查和采纳。

一、         基本事实

根据原告提供给法院的安岳县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安府复决字【2010】2号)证明,原告于2003年前后响应县政府号召,在自己的承包地种植了柠檬果树173株,面积1.84亩。现在正进入盛果期,20009年4月,因政府征地,导致原告全部果树被毁。,被告决定对原告的果园按照地上附着物残值每亩不超过5000元的标准进行补偿,未另给付果园的实际损失补偿费和前期投入等费用。原告认为,被告的补偿行为违法,严重损害果农的合法利益,于是,依法提起行政复议。请求按照《土地管理法》第47条和《物权法》保护私人财产等规定,责令被申请人在施工前对申请人的果树价值,按照征地前三年平均年产值的6-10倍进行补偿(现在的政策规定是10倍)。2010年5月19日,安岳县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安府复决字[2010]2号)以请求“没有法律依据”为由,驳回了原告的复议请求;同时该复议书对原告受损果园的面积、果树数量进行了认定。在今天审理时,双方对本案法律事实即受损果树面积、数量无争议。

二、  法律依据

依据《物权法》 第一百一十七条 规定,“用益物权人对他人所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依法享有占有、使用和收益的权利”;第一百二十一条规定:“ 因不动产或者动产被征收、征用致使用益物权消灭或者影响用益物权行使的,用益物权人有权依照本法第四十二条、第四十四条的规定获得相应补偿”;第四十二条规定,“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征收集体所有的土地,应当依法足额支付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的补偿费等费用,安排被征地农民的社会保障费用,保障被征地农民的生活,维护被征地农民的合法权益;”依据《土地承包法》第二十六条规定, “承包期内,承包方交回承包地或者发包方依法收回承包地时,承包方对其在承包地上投入而提高土地生产能力的,有权获得相应的补偿”。

上述法律规定说明:第一,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否对被征用土地承包人或租地人即原告的果园损失按照前三年平均年产值的十倍进行补偿问题,而原告的诉求是土地使用权中所产生的用益物权人;第二,根据物权法117条的规定,原告对该耕地上的果园依法享有占有、使用和收益的权利;第三,被告代表政府征收原告果园,不但应当向原告私人支付足额、相应的地上附着物残值和青苗的补偿费,还应当按照《土地管理法》第47条,四川省《土地管理法》第40条的规定,对原告使用的土地之柠檬果树,向原告支付柠檬果园的实际损失补偿费。柠檬果园实际损失补偿费的补偿标准应当为征地前三年果树平均年产值的10倍;第四,被告对地上附着物的概念认识不清:

1,对果园而言,《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七条和四川省《土地管理法》第40条中的地上“附着物”是指附着在地上的果树树体,即地表面的残值部分,并包括果园的实际损失费。对果园的实际损失费的计算标准,应当参照《土地管理法》第47条第1款、第2款的指数规定,按照征地前三年平均年产值的10倍,进行足额补偿。这一补偿标准,在全国许多省均有先例。例如,中国法律出版社在2008年8月出版的《征地安置补偿索赔技巧和索赔计算标准》一书中的第90页:“征用果园和其他经济林地,按照该土地被征用前四年平均年产值的2至7倍补偿;已产果的按照产值的4-7倍补偿。为什么本案被告对果农只补偿果树残值而不补偿果树的产值的实际损失?同一的政策,同样依据的是土地管理法第47条,为什么相差如此悬殊?这只能证明被告在违法,在损害原告的合法权益。

2、川府函【2008】103号、资府函【2008】153号、安府函【2009】65号三个文件看出,其地上附着物补偿标准每亩盛果期柠檬树补偿2400元至5000元是对地上果树残值的补偿标准,并不包含果园的实际价值。被告认为的每亩2400元至5000元或每株80元是对原告果园的用益物权损失的补偿是对相关法律的错误理解。该补偿标准缺乏法律依据。

3,原告诉求中果园前三年的平均年产值1万元,按照行政诉讼法的规定,应当由被告自己去举证。本案之所以原告有证据,其来源是安岳县统计局、柠檬局以及县委书记在柠檬节会上向中央电视台、香港大公报等媒体公布的数据,每亩柠檬年产值1-2万元,原告取其最低数据1万元。被告如果有质疑原告所说的柠檬年产值,应当由被告自己去核实。否则,应承担举证不力的败诉责任。

第五,被告称:自己已经将土地补偿费的10倍补偿给原告所在村的集体。

原告认为,被告对《土地管理法》第47条第1款“征收土地的,按照被征收土地的原用途给予补偿“的规定理解错误。众所周知,土地的用途有千百种,不仅可以种粮食作物,还可以种茶树、药材、经济林木、各种果树,修建各种建筑物等等。以种植业为例,各种作物的投入成本、生长周期、收益大小相差悬殊。例如,安岳县政府为什么要大力动员全县村民将种了千年的粮食作物改种为柠檬等果树,就是因为柠檬的年产值几乎是种粮食作物年产值的10倍。正因为如此,安岳县成为全国的柠檬大县,在香港、在中央电视台等媒体赫赫有名。而被告在征地过程中,却作出如下有损原告等柠檬果农利益的行为。

根据《安岳县人民政府关于征地地上附着物和清苗费补偿的通知》(安府函【2009】65号)文件的规定,安岳县的粮食作物的平均年产值为1220元,再乘以10倍,对村民耕地的土地补偿费是每亩12200元。

再根据2007、2008、2009年安岳县统计局向媒体公布的数据为柠檬果园的年产值是1-2万元(见香港大公报、中央电视台等报道)。以保守数字每亩年产值1万元计算,征收果园的实际损失

费就应当是每亩100,000元=1万元X10倍。

以上数据得出结论,这难道还不足以证明被告的补偿行为违法吗?

综上所述,被告安岳县国土资源局在征收原告果园补偿过程中,对果园仅仅按照附着物残值补偿的行为违反土地管理法第47条第1、2款、《物权法》第117、121、42条、《农村土地承包法》第26条等规定,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 ,原告要求这次征地应补偿柠檬果树实际损失费补偿费184000元=(100,000元X1.84亩)。请求人民法院支持上述代理意见。     此致

安岳县人民法院

原告代理人四川法韬律师事务所陈天启律师

2010年7月20日

注:上述二案,当事人委托陈天启律师和公民胡代国共同代理,由于安岳县法院取消胡代国的公民代理资格,故由陈律师一人代理,本代理词由胡代国起草,陈律师审查修改定稿。

  评论这张
 
阅读(4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