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代国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2004年6月2日胡代国上了中央电视台,揭发县工商局违规收费,05年3月18日,在代理儿子胡建诉县工商局违规收取市场管理费案件中胜诉,从此成为诉讼代理人,被宜宾《三江周刊》比喻为《天龙八部》中乔峰式的”维权斗士“,被北京中国消费报刘萍记者评价为:”人民权益的保卫者“!被惜辉网友评价为亿万个体户的楷模和骄傲,法学教授说:2009中国十大代理人1、郝劲松.2、胡代国。1964年胡代国由兴隆初中进入安岳高中,曾是学生会主席,校团委副书记,第三届县人大代表,82年毕业于广播电视大学。

网易考拉推荐

362、王开金涉嫌敲诈勒索罪记实 --胡代国的博客  

2009-08-21 11:54:51|  分类: 王开金,安岳公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62、王开金涉嫌敲诈勒索罪案记实 --胡代国的博客 - hudaiguo888888 - 胡代国的博客

 

申请书

 资阳市检察院

 申请人:王开金,男,现年58岁,农民,住四川省安岳县岳阳镇红双村三组,电话13118051227,4226094

身份证号码:

被申请人:安岳县公安局,局长,杜勇

申请目的:

1、请求依据《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7条规定,104条,《刑事诉讼法》第73条规定,立即撤销对申请人王开金的逮捕和取保候审;恢复申请人的人身自由权和名誉权;

3、请求按照国家赔偿法第15条、19条、第26条的规定赔偿申请人被羁押和被取保候审期间的各种费用。

事实理由:

    依据安岳县公安局拘留通知书(字【2009】92号)证明被申请人安岳县公安局于2009年3月18日依据《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一条之规定,以涉嫌敲诈勒索将申请人刑事拘留,被羁押在安岳县看守所。(见附件1)。

依据安岳县公安局逮捕通知书字【2009】89号,王开金因涉嫌敲诈勒索罪经安岳县人民检察院批准于2009年4月24日由我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安岳县看守所。

   依据安岳县看守所释放证明书(守看释字[2009]043号),申请人于2009年7月1日,因乡政府出面签字、检察院取保候审,经安岳县公安机关决定,依据《刑事诉讼法》第73条之规定,予以释放。(见附件2)

 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安岳县公安局对申请人王开金的拘留、检察院对申请人的逮捕、取保候审的行为违反下列法律规定。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41条之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由于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侵犯公民权利而受到损失的人,有依照法律规定取得赔偿的权利。

   根据宪法的上述规定,申请人只身一人未携带任何凶器空手于2009年3月5日去北京最高人民法院请求解决哥哥的死亡赔偿金等问题并不违法。但是安岳县公安局、安岳县法院、县政府的几位非法窃访人员在北京最高人民法院附近拦截阻止申请人依法信访,用欺骗威胁等手段强行带回安岳县立即限制了申请人的人身自由,公安人员对我进行善意毒打,其中最为严重的是打掉我牙齿两颗,牙齿和血衣至今我还保存着作为证据。随后公安局以涉嫌敲诈勒索政府罪将申请人王开金刑事拘留、逮捕、羁押116天,7月1日由安岳县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至今,非法限制申请人王开金的人身自由。

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安岳县公安局以涉嫌敲诈勒索政府5300元告状车旅费等为由定罪,拘留、逮捕申请人的行为是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不当,侵犯了申请人的合法权益。故依法请求安岳县公安局纠正并依法赔偿,但安岳县公安局于2009年十月二十三日作出了(安公确【2009】2号不予确认违法决定,以下简称“决定”。

申请人认为,(安公确【2009】2号不予确认违法决定认定事实不清,没有法律依据,罪名莫须有,那里有赤手空拳59岁的农民敲诈强大的政府之书卖。难道我们的国家机器、政府机关显得如此弱小无能吗?这真是天下笑话。

故根据《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7条规定:“在刑事诉讼中,上级检察院对下级检察院作出的决定,有权予以撤销或者变更;发现下级人民检察院已办结的案件有错误的,有权指令下级人民检察院纠正。”

《刑事诉讼法》第73条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如果发现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采取强制措施不当的,应当及时撤销或者变更。”

《刑事诉讼法》第75条规定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或者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委托的律师及其辩护人对于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超过法定期限的,有权要求解除强制措施。”

综上所述,请求贵院责令安岳县人民检察院依法撤销逮捕,撤销取保候审,恢复申请人王开金的人身自由权,维护法律的尊严。

此致

资阳市检察院

申请人 王开金

2009年 10月26 日

 

 

                                行政复议申请书

 复议机关:资阳市公安局

 申请人:王开金,男,现年58岁,农民,住四川省安岳县岳阳镇红双村三组,电话13118051227,4226094

身份证号码:

委托代理人:胡代国,男,汉族,安岳县川剧团退休职工,电话0832-4540125,身份证号码511023194912270016

被申请人:安岳县公安局,局长,杜勇

申请目的:

1、不符安岳县公安局(安公确【2009】2号不予确认违法决定,请求依法撤销。

2、请求依据《刑事诉讼法》第73条、第75条规定,立即撤销对申请人王开金的逮捕和取保候审;恢复申请人的人身自由权和名誉权;

3、请求按照国家赔偿法第15条、19条、第26条的规定赔偿申请人被羁押和被取保候审期间的各种费用。

事实理由:

    依据安岳县公安局拘留通知书(字【2009】92号)证明被申请人安岳县公安局于2009年3月18日依据《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一条之规定,以涉嫌敲诈勒索将申请人刑事拘留,被羁押在安岳县看守所。(见附件1)。

依据安岳县公安局逮捕通知书字【2009】89号,王开金因涉嫌敲诈勒索罪经安岳县人民检察院批准于2009年4月24日由我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安岳县看守所。

   依据安岳县看守所释放证明书(守看释字[2009]043号),申请人于2009年7月1日,因乡政府出面签字、检察院取保候审,经安岳县公安机关决定,依据《刑事诉讼法》第73条之规定,予以释放。(见附件2)

 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安岳县公安局对申请人王开金的拘留、检察院逮捕、取保候审的行为违反下列法律规定。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41条之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由于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侵犯公民权利而受到损失的人,有依照法律规定取得赔偿的权利。

   根据宪法的上述规定,申请人只身一人未携带任何凶器空手于2009年3月5日去北京最高人民法院请求解决哥哥的死亡赔偿金等问题并不违法。但是安岳县公安局、安岳县法院、县政府的几位非法窃访人员在北京最高人民法院附近拦截阻止申请人依法信访,用欺骗威胁等手段强行带回安岳县立即限制了申请人的人身自由,公安人员对我进行善意毒打,其中最为严重的是打掉我牙齿两颗,牙齿和血衣至今我还保存着作为证据。随后公安局以涉嫌敲诈勒索政府罪将申请人王开金刑事拘留、逮捕、羁押116天,7月1日由安岳县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至今,非法限制申请人王开金的人身自由。

 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安岳县公安局以涉嫌敲诈勒索政府5300元告状车旅费等为由定罪,拘留、逮捕申请人的行为是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不当,侵犯了申请人的合法权益。故依法请求安岳县公安局纠正并依法赔偿,但安岳县公安局于2009年十月二十三日作出了(安公确【2009】2号不予确认违法决定,以下简称“决定”。

申请人认为,(安公确【2009】2号不予确认违法决定认定事实不清,没有法律依据,罪名莫须有,那里有赤手空拳59岁的农民敲诈强大的政府之书卖。难道我们的国家机器、政府机关显得如此弱小无能吗?这真是天下笑话。

故根据《刑事诉讼法》第73条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如果发现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采取强制措施不当的,应当及时撤销或者变更。”

《刑事诉讼法》第75条规定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或者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委托的律师及其辩护人对于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超过法定期限的,有权要求解除强制措施。”

申请撤销逮捕,既可以向办案单位提出,也可以直接向原批准的人民检察院提出。

综上所述,既然由公安局立案侦查后申请的逮捕,法律规定,犯罪事实不清的,也可以由公安局申请撤销逮捕,撤销取保候审,最后撤销案件,恢复申请人王开金的人身自由权,维护法律的尊严。

此致

资阳市公安局

申请人 王开金

2009年 10月26 日


 

 
 王开金              申请书


————————

申请人:王开金,男,现年58岁,住四川省安岳县岳阳镇红双村三组,电话13118051227,4226094

被申请人:安岳县公安局,局长,杜勇

申请目的:

1、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 请求确认被申请人安岳县公安局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刑事拘留

申请人王开金116天的行为违法;

2、请求立即解除对申请人王开金的取保候审;恢复申请人的人身自由权和名誉;

3、请求按照国家赔偿法第15条、19条、第26条的规定赔偿申请人被羁押和被取保候审期间的各种费用。

事实:

    依据安岳县公安局拘留通知书(字【2009】92号)证明,被申请人安岳县公安局于2009年3月18日依据《刑事诉讼法》

第六十一条之规定,以涉嫌敲诈勒索将申请人刑事拘留,被羁押在安岳县看守所。(见附件1)。

   依据安岳县看守所释放证明书(守看释字[2009]043号),申请人于2009年7月1日,因乡政府取保候审,经安岳县公安机关决定,

依据《刑事诉讼法》第73条之规定,予以释放。(见附件2)

理由:

 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安岳县公安局对申请人王开金的拘留、取保候审的行为违反下列法律规定。

  1、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41条之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

 由于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侵犯公民权利而受到损失的人,有依照法律规定取得赔偿的权利。

   根据宪法的上述规定,申请人于2009年3月5日去北京最高人民法院请求解决哥哥的死亡赔偿金等问题并不违法。但是安岳县

公安局在北京最高人民法院附近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将申请人押回安岳,随即刑事拘留116天,至今还取保候审,非法限制申请人的人权。

  2、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九条:“公安机关对被拘留的人,认为需要逮捕的,应当在拘留后的三日以内,提请人民检察院审查批准。在特殊情况下,提请审查批准的时间可以延长一日至四日。

  3、依法逮捕期限14日已过,申请人至今未收到逮捕证。

  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以涉嫌敲诈勒索政府罪为由,拘留申请人的行为是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不当,而擅自延长拘留时间至今还取保候审的行为属进一步违法,侵犯了申请人的合法权益。故请求相关部门依法纠正,以达申请之目的。

此致

————————

申请人 王开金

2009年 月 日

法律依据

《国家赔偿法》第十五条,行使侦查、检察、审判、监狱管理职权的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时有下列侵犯人身权情形之一的,受害人有取得赔偿的权利:

依据《国家赔偿法》第十九条 行使国家侦查、检察、审判、监狱管理职权的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时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该机关为赔偿义务机关。对没有犯罪事实或者没有事实证明有犯罪重大嫌疑的人错误拘留的,作出拘留决定的机关为赔偿义务机关。

第二十六条 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每日的赔偿金按照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

 

  委 托 书

关于安岳县城北乡梨三村二组王开金与安岳县公安局、安岳县检察院拘、捕纠纷一案,特依据行政许可法等委托安岳县川剧团退休职工胡代国代理。代理权限为收取与本案有关的证据、书写申请、诉状、按时参加辩论或依法协调,切实维护委托人的合法权益。本委托书一式二份,委托人和受委托人各执一份。

特此委托

委托人王开金(手印)  电话   13118051227,4226094

受委托人胡代国

 

2009年8月21日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九条:“公安机关对被拘留的人,认为需要逮捕的,应当在拘留后的三日以内,

提请人民检察院审查批准。在特殊情况下,提请审查批准的时间可以延长一日至四日。
对于流窜作案、多次作案、结伙作案的重大嫌疑分子,提请审查批准的时间可以延长至三十日。
人民检察院应当自接到公安机关提请批准逮捕书后的七日以内,作出批准逮捕或者不批准逮捕的决定。人民检察院不批准逮捕的,

公安机关应当在接到通知后立即释放,并且将执行情况及时通知人民检察院。对于需要继续侦查,并且符合取保候审、
监视居住条件的,依法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
也就是拘留后3日内要提请逮捕,情况特殊的,例如3日内办不完,或案情疑难复杂在3日内办不完,可以延长1至4日。
人民检察院接到公安机关提请批准逮捕书后的七日以内,作出批准逮捕或者不批准逮捕的决定。加起来最多是14日。
对于流窜作案、多次作案、结伙作案的重大嫌疑分子,提请审查批准的时间可以延长至三十日。加上检察院的7日最多是37日。

生地50克,怀山药50克,箭芪25克【黄芪】,---功能降血压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九条:“公安机关对被拘留的人,认为需要逮捕的,应当在拘留后的三日以内,提请人民检察院审查批准。在特殊情况下,提请审查批准的时间可以延长一日至四日。
对于流窜作案、多次作案、结伙作案的重大嫌疑分子,提请审查批准的时间可以延长至三十日。
人民检察院应当自接到公安机关提请批准逮捕书后的七日以内,作出批准逮捕或者不批准逮捕的决定。人民检察院不批准逮捕的,公安机关应当在接到通知后立即释放,并且将执行情况及时通知人民检察院。对于需要继续侦查,并且符合取保候审、监视居住条件的,依法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
也就是拘留后3日内要提请逮捕,情况特殊的,例如3日内办不完,或案情疑难复杂在3日内办不完,可以延长1至4日。
人民检察院接到公安机关提请批准逮捕书后的七日以内,作出批准逮捕或者不批准逮捕的决定。加起来最多是14日。
对于流窜作案、多次作案、结伙作案的重大嫌疑分子,提请审查批准的时间可以延长至三十日。加上检察院的7日最多是37日。

 

关于撤销逮捕问题的法律思考

   [内容摘要]逮捕的撤销,是逮捕的救济措施。由于立法的不完善,以及检察机关缺乏以批准逮捕的撤销的必要监督,实践中撤销逮捕的做法极不规范,削弱了批准逮捕的效力。文章对撤销逮捕的主体,条件和程序进行具体的论述,提出了规范建议,有利于撤销逮捕制度的完善。

   [关键词]逮捕 撤销逮捕 批准逮捕权

 逮捕的撤销,是逮捕的救济措施,是及时纠正错误逮捕、不当逮捕、缩短对逮捕者的羁押期限的重要手段。[1]它对保护公民权利、纠正错误的司法决定具有积极的作用。但是由于法律对逮捕的撤销没有严格规定,检察机关对逮捕的撤销也缺乏必要的监督,从而削弱了批准逮捕权的效力,有损司法权威。本文地批准逮捕的撤销问题略陈己见,与同仁商榷。

 一、逮捕的撤销主体

 逮捕是刑事诉讼中的一种最严厉的强制措施,它涉及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利,所以法律对逮捕作了严格的规定。我国《宪法》第37条规定:“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这说明我国法律将批准逮捕的权力赋予人民检察院,将执行逮捕的权力赋予公安机关。《刑事诉讼法》第73条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如果发现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采取强制措施不当的,应当及时撤销或者变更。公安机关释放被逮捕的人或者变更逮捕措施的,应当通知原批准的人民检察院。”这表明,在刑事诉讼中,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和人民法院都有权撤销逮捕。这一规定与我国现行其它法律规定相悖。

(一)它与《人民检察院组织法》赋予的人民检察院的职权相悖。《人民检察院组织法》第5条规定人民检察院行使职权“对于公安机关侦查的案件进行审查,决定是否逮捕、起诉;对于公安机关的侦查活动是否合法,实行监督。”人民检察院依职权作出的决定具有法律效力,如果公安机关、人民法院都有权撤销,那是对检察权的一种损害。

(二)它与《刑事诉讼法》的其它规定相悖。《刑事诉讼法》第7条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进行刑事诉讼,应当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以保证准确有效地执行法律。”第76条规定:“人民检察院在审查批准逮捕工作中,发现公安机关的侦查活动有违法情况,应当通知公安机关予以纠正,公安机关应当将纠正情况通知人民检察院。”无论是从侦查监督的角度,还是从相互制约的角度,公安机关以人民检察院决定、意见和建议有义务执行、听取和采纳,有权利对决定提出复议、复核,但不应有撤销人民检察院决定的权利。

(三)它与法理学原理相悖。从法理学上讲,任何一种决定,应当只有作出决定的机关对其决定负责,当其决定发生错误时,也只有自己或其上级有权撤销,只有这样,决定才具有权威性。逮捕作为一种司法决定,也不例外。《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7条规定:“在刑事诉讼中,上级检察院对下级检察院作出的决定,有权予以撤销或者变更;发现下级人民检察院已办结的案件有错误的,有权指令下级人民检察院纠正。”

(四)它与《国家赔偿法》的有关规定相悖。《国家赔偿法》第19条第3款规定:“对没有犯罪事实的人错误逮捕的,作出逮捕决定的机关为赔偿机关。”根据该规定,一旦出现错误逮捕,人民检察院是要作为赔偿义务机关的,而这种责任正是与批准逮捕的权利相适应的。人民法院、公安机关都不具有这种责任,又具有改变逮捕决定的权利,这不能不说与《国家赔偿法》的有关规定相冲突。根据人民检察院具有赔偿责任的精神,只能理解人民检察院才有权改变逮捕决定。[2]

因此,目前已有学者认为“无论是公安机关还是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撤销逮捕必须经过作出逮捕决定的机关同意”,[3]笔者十分赞同这一观点。建议《刑事诉讼法》补充规定“对批准逮捕决定的撤销,必须由人民检察院决定”。

 二、逮捕的撤销条件

 《刑事诉讼法》对逮捕有严格的条件规定,但是对撤销逮捕却没有条件规定。《刑事诉讼法》第73条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如果发现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采取强制措施不当的,应当及时撤销或者变更。”这里规定“采取强制措施不当”怎样理解、怎样掌握?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和人民法院规定不尽统一。《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124条规定:“对被逮捕的人,必须在逮捕后的24小时内讯问,发现不应当逮捕的,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签发《释放通知书》。”《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104条规定:“对已作出的批准逮捕决定发现确有错误的,人民检察院应当撤销原批准逮捕决定,送达公安机关执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63条规定:“合议庭独任审判员认为应当对被告人撤销或者变更强制措施的,应当报请院长批准。”这里“不应当逮捕”、“错误逮捕”、“应当撤销”三条规定,条件不一。因此,笔者认为《刑事诉讼法》应当对撤销逮捕的条件作出明确、具体的规定。即“在刑事诉讼过程中,发现错误逮捕、不当逮捕或需要变更逮捕的,应当撤销原逮捕决定。”这里逮捕撤销和条件应限定在以下三种情况之一:

(一)错误逮捕。错误逮捕是指没有犯罪的人、或虽有犯罪发生但没有证据证明是被逮捕人所为的主观上没有过错的人的逮捕。它包括对撤销案件中的犯罪嫌疑人、绝对不起诉案件中的被不起诉人、无罪判决案件中被告人的逮捕。逮捕的强制措施作为刑事诉讼活动的保障手段,它的存在及其作用的发挥是以刑事诉讼活动的存在为前提的。一旦因为错案导致诉讼活动终止的逮捕就自然失去存在的必要,都属于错误逮捕。错误逮捕有三种情况:一是公安机关依据《刑事诉讼法》第131条“在侦查过程中,发现不应对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的,应当撤销案件,犯罪嫌疑人已被逮捕的,应当立即释放”的。二是人民检察院依据《刑事诉讼法》第140条第4款和第142条第1款作出不起诉决定的,“如果被不起诉人在押,应当立即释放”的。三是人民法院“依据法律认定被告人无罪的,作出无罪判决”或“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根据《刑事诉讼法》第209条规定“第一审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人无罪,如果被告人在押,在宣判后应当立即释放”的。上述三种不同的诉讼终止,使逮捕失去了存在的必要,对这三种人的逮捕就是错误逮捕。撤销错误逮捕后可能会引起国家赔偿程序的启动。

(二)不当逮捕。不当逮捕是指对有证据证明有犯罪行为、但依法不应当逮捕或依法不需要逮捕的人的逮捕,以及对自己故意作虚伪供述,或者伪造其它有罪证据的人的逮捕。不当主要是指对采取逮捕措施的强制力度与依照事实和法律综合判断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人身危险性程度不相适应。不当逮捕有四种情况:一是对丧失了诉讼能力的人的逮捕,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犯罪时有责任能力,但进入诉讼程序后丧失了诉讼能力,无法进行诉讼,只好中止诉讼,待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恢复诉讼能力后再进行诉讼。二是对“因公民自己故意作虚伪供述,或者伪造其它有罪证据”而被逮捕的。三是对人民检察院依据《刑事诉讼法》第142条第2款作出不起诉决定的被不起诉人的逮捕,即“对于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或者免除刑罚的”人的逮捕。四是对人民法院判决免予刑事处罚的被告人的逮捕。撤销不当逮捕后不会引起国家赔偿程序的启动。[4]

(三)变更逮捕。变更逮捕是指在刑事诉讼中发生了法定事由,其逮捕的强制措施不适应变化了的情况而改用新的强制措施的诉讼行为。强制措施在变更时是否对原有的强制措施作出撤销,《刑事诉讼法》没有具体规定。所谓变更,就是改变更新。因此,强制措施在变更是应当以原有的强制措施作出撤销。否则将造成对同一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两种强制措施同时适用的不正常现象。[5]变更逮捕有两种情况:一是逮捕羁押期限届满。即《刑事诉讼法》第74条规定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被羁押的案件,不能在本法规定的侦查羁押、审查起诉、一审、二审期限内办结,需要继续查证、审理的,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以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三是逮捕羁押条件改变。即《刑事诉讼法》第60条第2款规定的“对应当逮捕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如果患有严重疾病,或者正在怀孕、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可以采取取保候审或监视居住的办法。”

 

三、逮捕的撤销程序

 

《刑事诉讼法》对逮捕的批准程序有严格的规定,但对撤销逮捕程序却没有统一规定,使逮捕的撤销显得过于轻率。因此笔者认为《刑事诉讼法》应当完善撤销逮捕的提请、审查、决定、执行的程序规定,以规范执法行为。

(一)提请撤销。提请撤销有两种情况:一是司法机关依职权提请撤销,即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根据对案件作出的实体处理的法律文书(如撤案决定书、不起诉决定书、无罪或免予刑事处罚的判决书)和认为需要变更逮捕的,要制作《提请撤销逮捕意见书》,提请原批准的人民检察院审查决定;二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等依情况申请撤销,即《刑事诉讼法》第75条规定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或者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委托的律师及其辩护人对于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超过法定期限的,有权要求解除强制措施。”申请撤销逮捕,既可以向办案单位提出,也可以直接向原批准的人民检察院提出。

(二)审查撤销。人民检察院对公安机关、人民法院提请撤销逮捕和本院认为需要撤销逮捕的案件,必须进行审查。既要审查有无撤销的事实依据,又要审查适用法律是否正确。对因撤销案件而提请撤销逮捕的,主要对撤销案件的实体进行审查,从而履行侦查监督职能。对因无罪或免予刑事处罚而提请撤销逮捕的,主要对判决书认定的事实进行审查,看有无抗诉的必要,从而履行审判监督职能。对因变更逮捕而提请或申请撤销逮捕的,主要审查是否存在逮捕羁押期限届满或逮捕羁押条件改变。

(三)决定撤销。人民检察院对提请或申请撤销逮捕的案件进行审查后,依据不同情况分别作出同意撤销逮捕决定和不同意撤销逮捕决定。同意撤销逮捕决定的情形包括:对撤销案件、不起诉决定、无罪或免予刑事处罚判决正确的;对变更逮捕必要的。不同意撤销逮捕的情形包括:对撤销案件审查认为错误的、需要向公安机关提出纠正意见的;对无罪或免予刑事处罚判决审查认为是错误的、准备向人民法院提出抗诉的;对变更逮捕的理由审查认为撤销逮捕不足以防止发生社会危险性的。

(四)执行撤销。人民检察院对提请或申请撤销逮捕的案件进行审查后,对作出同意撤销逮捕决定的,要制作《同意撤销逮捕决定书》,送达公安机关执行,由公安机关签发《释放通知书》,释放被逮捕人。同时要送达提请撤销逮捕的机关和申请撤销逮捕的案件当事人,对变更逮捕,一并交公安机关执行。撤销逮捕的决定要告知被害人。[6]人民检察院对作出不同意撤销逮捕决定的,要制作《不同意撤销逮捕决定书》,送达提请撤销逮捕的机关和申请撤销逮捕的案件当事人,并说明理由。

 

参考文献:

[1]孙谦:《逮捕论》,法律出版社2001年版,第169页。

[2]孙谦:《检察理论研究综述》(1989-1999),中国检察出版社2000年版,第174页。

[3]孙谦:《逮捕论》,法律出版社2001年版,第168页。

[4]孙谦:《逮捕论》,法律出版社2001年版,第174页。

[5]赵汝琨:《新刑事诉讼法通论》,警官教育出版社1996年版,第178页。

[6]陈金发、张庆凤:《撤销变更逮捕措施应当告知被害人》,《人民检察》2000年第10期,第57页。

 生地50克,怀山药50克,箭芪25克【黄芪】,---功能降血压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