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代国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2004年6月2日胡代国上了中央电视台,揭发县工商局违规收费,05年3月18日,在代理儿子胡建诉县工商局违规收取市场管理费案件中胜诉,从此成为诉讼代理人,被宜宾《三江周刊》比喻为《天龙八部》中乔峰式的”维权斗士“,被北京中国消费报刘萍记者评价为:”人民权益的保卫者“!被惜辉网友评价为亿万个体户的楷模和骄傲,法学教授说:2009中国十大代理人1、郝劲松.2、胡代国。1964年胡代国由兴隆初中进入安岳高中,曾是学生会主席,校团委副书记,第三届县人大代表,82年毕业于广播电视大学。

网易考拉推荐

胡代国:宜宾代理官司受阻  

2008-03-13 15:15: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泡菜坛网络社区:::城市热点【酒都风采】

 胡代国:宜宾代理官司受阻

 

胡代国:宜宾代理官司受阻 - hudaiguo888888 - 胡代国的博客 宗和

胡代国:宜宾代理官司受阻 - hudaiguo888888 - 胡代国的博客

胡代国:宜宾代理官司受阻 - hudaiguo888888 - 胡代国的博客

  • 个人空间 相册
  • 组别:注册会员
  • 性别: 男
  • 生日:1900-1-1
  • 来自:
  • 积分:265
  • 帖子:56
  • 注册: 2007-10-26

2008-03-12 10:14 | 只看楼主

树型| 收藏| 1

胡代国:宜宾代理官司受阻

胡代国:宜宾代理官司受阻

      受李思聪之托,胡代国本想在宜宾代理其状告工商一案,不想却因“资格”问题受阻。不过,他认为这是好事,一来可以让李思聪得到锻炼;二来这场官司“输赢都是赢”,更大的意义在于“推动法制建设”。

    李思聪与胡代国等人,在法庭之外,又有什么样的故事?

事起市管费

      李思聪状告工商的由来,得追溯到2007年12月19日的扣肉事件。

      一直以来,在安阜肉市场内摆设摊位的个体户,每月除了缴纳给市场开办方——安阜新街综合市场110—150元不等的卫生费、电费等,工商方也要收取160元左右的市场管理费用。随着猪肉涨价,生意越来越难做,除开税费,共计300多元的管理费用让众人感觉到了压力。

      899厂退休职工、个体户口中的“维权人士”李文华先后数次来到安阜肉市场,向大家讲解市场管理费的收取政策:集贸市场应该收取市场管理费,但像安阜肉市场的情况,已经不合理了,可以向工商申请减免。

      后来,有人了解到:在翠屏区洞子口市场,工商就没有收取市场管理费。消息一经传出,在肉贩间掀起了波澜。有人开始抵制工商的市场管理费收取,一个中年肉贩提出了自己的质疑:你工商一没有提供场地,二没有负责打扫卫生,凭什么收这个钱?

      19日上午九点过,收费的安阜工商所工作人员来到18号摊位肉贩李思聪那里时,李对他们说:“生意不好做,请你们把市场管理费免了。”在遭到工商人员的拒绝后,李思聪也没有交钱。这时,工商拿走了他的秤、刀、刀棍,李思聪也没有叫他们还,“本想那些东西拿去就算了。”

      接下来,当工商收到彭泽勇的摊位时,彭也说:“交不起了,请你们免了嘛”。工商人员说,他们有省政府的文件。彭泽勇的爱人就叫工商将文件拿给她看,在拿到文件后,彭泽勇才交了5元/天的市场管理费。

      事情的转折点是:站在旁边的李思聪从彭泽勇的老婆手中拿过了文件。在当时,肉贩们都围了上来,场面混乱,十分拥挤。李思聪后来说,他接到文件才看了一下,就有旁人从他手里拿了过去。“工商人员就说我阻碍公务,抢了他们的文件,其实我并没有在工商人员手中拿文件,而是在彭泽勇的老婆手中拿的文件。”

      之后,当李思聪回到自己的摊位上时,工商人员向他索要文件,叫他把文件拿出来。李说文件被别人拿走了,就没有拿出来。僵持之中,工商人员将李思聪的肉、木板、铁架、撩钩等物品全部收缴,装进了一个三轮车里,准备拖走。这时,李思聪的女儿刚好在街上看见了这一幕,就与母亲曹利军一起将三轮车拦下,不让对方拖走……

      这车物资,成了日后问题的焦点所在。

三顾胡代国

      李思聪,翠屏区明威乡人,现年41岁。1999年的时候,李思聪与爱人曹利军在安阜肉市场做起了猪肉贩卖生意。一家四口,住在安阜新街两间租金共计150元/月的出租房内。一身灰扑扑的陈旧西装,“黯然失色”的皮鞋,是李思聪一直以来的“标准”着装。熟悉李思聪的人这样形容他:人很耿直、脾气急、有点倔强、脑袋一根筋。

      李思聪与胡代国,两人素昧平生,直到2007年11月24日,在本刊关于胡代国胜诉当地工商部门的报道中,细心的李思聪在配图中发现了胡代国门面上标注的座机电话。随后,李思聪拨通了这个号码,向胡代国咨询了有关市场管理费的一些政策。为了进一步了解情况,2007年11月29日,李思聪夫妇受肉贩们委托,登上了宜宾到安岳的客车。这次的车票钱,也是大伙一起凑出来的。

      第一次见面,两口子受到了胡代国热情的接待。这次的交流,让李恩聪印象深刻。从那时起,李思聪开始尊称胡代国为“胡伯”。

      针对李思聪等人的困境,胡代国指出:在物价上涨的今天,经商越来越艰难,市场开办方已经收了市场管理费,工商再重复收取个体户市场管理费加重了个体户和市民的负担……

      临走时,胡代国送给李思聪不少资料,其中有国务院颁发的《城乡集贸市场管理办法》、川价费(2004)103号、川价函(2005)58号等等关于市场管理费的文件。回家后,李思聪将这些文字材料复印后,原件保存在了上锁的箱子中。

      2007年12月19日,在猪肉以及经营工具被收缴之后,李思聪打电话向胡代国述说了具体情况,并咨询:工商的这种行为是否合法?胡代国听完后果断地回答:工商的行为严重违法,可以先找当地纪委投诉;不行就网上曝光;再不行,就起诉。

      事发之后,工商、派出所以及李思聪等人在安阜市场办公室展开了交流。去的时候,李思聪还想着“把东西领回来就算了”,但事与愿违。李思聪后来说,当时对方的态度很不友好,而且工商提出的猪肉数量不对。第一次协商,就这么告吹了。

      2007年12月25日下午5点,李思聪第二次来到安岳,寻求胡代国的帮助。两人见面后,胡代国将李思聪的情况发到了论坛“麻辣社区”——《宜宾翠屏区:工商人员抢肉,抵市场管理费,是否合法?》。在该帖中,以李思聪为第一人称叙述了事发经过,另附23名在场肉贩的签名以及按手印的照片。胡代国后来说,希望借此获得有关部门的关注,与媒体曝光,将事情解决。

      这个“投诉”,只是引起了网友的关注与热烈讨论。

      2008年1月4日上午,李思聪再次与工商方展开了交涉。和上次一样,对方只承认收了226斤猪肉,在赔偿方面,有工商人员提出将冻肉出售,卖了多少钱,就赔多少。李思聪一想:事情已经没有协商的余地了。走出工商所大门,李思聪决心起诉。这期间,为了打官司,李思聪先后咨询了四五个律师,均获得支持,但这些律师中也没有人表示愿意帮他打这个官司。

      通过前两次的接触,李思聪对胡代国已经产生了信赖,这时,他脑袋里冒出个想法:为什么不请胡伯过来帮我打这个官司?

      2008年2月初,李思聪再次打通了胡代国的电话。电话中,听完其想法,胡代国的第一句话就是:你这个官司,是为了个人,还是大家?李思聪说:是为了大家,我个人就是想要个道理。2月6日,李思聪第三次来到了安岳,经商议,李决定提起诉讼,并委托胡代国作诉讼代理人,两人击掌为誓,决心将官司打到底。

诉状两次被拒

      胡代国,年逾花甲,四川安岳人。2003年初,作为一名被收取市场管理费的个体户,胡代国状告安岳县工商局胜诉,在省内打开了该领域维权的先河,成为名动一时的名人。(本刊2007年10月24日第43期曾作相关报道)之后,陆续有人找胡代国帮忙维权,胡代国也开始帮人代理案件。

      胡代国的朋友吕金统说,胡一向提倡公道,爱较真,喜欢学习,法律知识方面,他越来越丰富了。“只要掌握了法律武器,就会维权成功。”胡代国是这样认为的。

      2008年1月6日,在咨询了胡代国后。次日,李思聪在胡的指点下写下诉状,以“安阜工商所收取猪肉和卖肉工具不开票据,猪肉不当面过称”为主要理由,将翠屏区工商局作为被告,向翠屏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因为诉讼请求过多,表达不明确,这张诉状没有得到法院的受理。一时间,不懂法、也从未打过官司的李思聪很着急。

      诉状被拒,胡代国在得知情况后,立刻帮忙修改了内容,删除了多余的诉讼请求。家里没有电脑、传真机等通讯设备,李思聪的女儿只好前往网吧将胡代国修改过的行政诉讼状用笔抄录在纸上,再交由父亲去打印出来。

      1月12日,李思聪上交诉状到区人民法院时,再次被拒——你说工商收缴你的肉,没开票据,你有什么证据?“是的,我没有证据,但我有证人啊。”李思聪立即拿出事发之后众多在场肉贩签名、按指印的证明文书……

      1月14日,法院正式受理并立案。

      立案后,有个衣着考究的中年男子找过李思聪。在安阜新街综合市场外,该人表示:“别告了,只要你撤诉,有什么条件都可以提出来商量。”李思聪后来说,“之前我都觉得肉还了就算了,没说要告他。”而现在,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事发后已经给过工商机会,他们之前一直不理会,也怪不得我了。”

      让李思聪感到奇怪的是,这期间,也有个别的肉贩开始悄悄在他身边游说,劝他撤诉。后来,李思聪还了解到,工商曾打电话到明威乡查到他兄弟的联系方式后,让他的兄弟来做他的思想工作。当然,工商得到的答复是:他(李思聪)倔强的不得了,根本说不听,我也没办法。

      “父亲变了,之前大声说话,有说有笑,现在经常一回家就闷着脑壳半天不说话。”肉贩的女儿说。自从事发后,经营工具以及猪肉被收缴后,李思聪将摊位让给了兄弟李恩国经营,自己则向一家酒店送肉赚取中间毛利。“太忙了,主要是脑壳忙。”李思聪说,事情多,心里装着官司也放不下,每次将肉送达酒店后也只是拿了票,钱都没精力去收……

“儿啊,官司一定要打下去!”

      2月22日,李思聪收到了区法院将于3月4日上午9时在第三审判庭开庭的传票。不料,天有不测风云,还来不及缓上一口气,几天后的2月26日,李思聪71岁肺癌晚期的父亲病情突然加重,为尽儿子的责任,李立即把父亲护送到成都医冶。28日,因为法院打来电话,李思聪只好忍受着内心煎熬与病床上的父亲惜别。

      回到宜宾后,偶然间说起这个事,平日里显得很坚强的肉贩禁不住眼眶发红。李思聪记得很清楚,在告别之前,父亲曾说过一句话:“儿啊,你先回去把官司打好,一定要坚持,不能放弃!”听了父亲这句话之后,留下没有人照顾的父亲,李思聪踏上了回宜宾的火车。

   

“狂人”受阻宜宾

      2月28日,李思聪得知胡代国的公民代理资格未能通过,急忙从成都赶了回来。次日上午,李思聪在翠屏区人民法院得悉:代理人必须经本地司法局批准并出函,才有出庭代理资格。

      这时,离开庭还有3天,胡代国在安岳,并不知情。由于不懂法,甚至连翠屏区司法局的具体位置也不知晓,李思聪马上电话联系上了李文华。一见面,前者有点着急,后者有点激动。下午上班时间到了后,两人立即赶往了翠屏区司法局。

      在区司法局,一个办事人员向他们解释:“要通过批准,必须具备几个条件,1、亲属关系;2、当地派出所出具的没有刑事犯罪的证明材料;3、本人身份证。”

      李文华拿出随身带来的《行政诉讼法》等法律法规文件,与对方辩解起来。“后来我一想,和他肯定谈不拢。”没有多耽搁,李文华找到司法局副局长以及一个书记,最后司法局称:只要胡代国有派出所无犯罪前科的证明,以及身份证复印件,就可以办理了。

      走出司法局,两人又前往了区法院,不过没找到相关负责人。

      29日下午,在电话中得知自己代理资格受阻后,胡代国倒显得有些轻松:“这完全是个玩笑嘛,法院已经违法了。”

      代理受阻。有人说,“翠屏区司法系统下达该审批规定,是为了规范法律市场,杜绝‘司法串串’等不良现象。”面对这个观点,胡代国的友人、安岳退休法官吕金统显得很诧异:“退一万步说,某人请了‘法律串串’,是他自己的事,应该由他自己把握,法院的责任是审查该人是否具有公民资格。”

      胡代国表示:自己仍将按时前往宜宾,说服院长,争取上庭;如果受阻,则将投诉法院。

      话虽如此说,放下电话后,胡代国还是立即赶到安岳县岳阳镇第二派出所,找到有关人员,说明自己要去宜宾代理诉讼,请求出具证明,派出所的领导笑着说:你本来就是公民,用不着开证明,再说,我们也没有这个义务。在派出所没有开到证明,胡代国便到原单位开具了自己是安岳川剧团退休职工的证明。

      3月3日上午,胡代国在安岳法院代理雷华加涉嫌非法行医一案。12点过,吃了一碗面后匆匆赶车转至宜宾。担心宜宾代理受阻,胡代国多了一手准备,特地邀请吕金统一同来到宜宾。

开庭前24小时

      胡代国打官司,自称有三个原则:1、依法;2、宽容;3、倾向弱者。

      这三个原则都基于一点:不代理没有把握的官司。“因为,我要考虑我的名誉。”在胡代国看来,如果维权诉讼失败,对于自己“维权大侠”的称号有损害,而这个是他最在意的。对李思聪一案,胡代国花了数天时间查阅法律法规,最终找到了“致胜法宝”。

      开庭前一晚,在上江北一家宾馆房间内,胡代国打开带来的文件袋,拿出厚厚一叠资料。整理开来铺在床上,竟然占据了床面一半多的面积。面对李思聪、李文华,以及前来“助威”的退休法官吕金统侃侃而谈。

      在胡代国整理成文的代理词中,应用《行政许可法》、《行政处罚法》、《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行政处罚程序暂行规定》等法律法规,针对工商收缴李思聪物品前,没有事前告知当事人处罚决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以及当事人可以进行陈述和申辩的权利,更未将李思聪的申辩记入笔录;处罚过程中,没有当面称重量,也没开查扣清单等情况,指出了工商所犯的三个错误:1、颠倒事实真相,基本事实认定不清,依据法律不当;2、违反执法程序;3、知错不改,企图推脱,太不诚信。

      1月25日,工商方在答辩书中称:我局人员依照《无照经营查处取缔办法》第九条第五项……拟对李思聪用于无照从事经营活动的木板、铁架、待售鲜肉等予以查扣……

      针对答辩中的该项理由,胡代国也依据法律给予了回应:李思聪在2007年10月15日依法向翠屏区工商局安阜工商所申请了营业执照,并依法缴纳了开业登记费20元,副本费3元。工商方也于2007年10月15日行政许可李思聪申请营业执照,并按国家规定收取了原告相关费用,但是直到2007年12月19日,工商也没有依法向申请人原告颁发、送达营业执照,已经违反《行政许可法》第四十二条、四十四条的规定。

      在胡代国讲述这些的同时,李文华则在一旁不时向胡代国讨教法律知识的相关条款,将重点一一记录下来。

    “安岳县的环境比较好。”胡代国说,这或多或少与2003年自己胜诉工商的官司有关,“那场官司对安岳县来说有金钱买不到的意义,这次李思聪的案子一样。”

      胡代国邀请老友吕金统同来宜宾,一方面因为顾忌代理受阻不能上庭,另一方面也打算让吕和自己共同担任李思聪的代理人。吕金统原为安岳县人民法院法官,2002年退休。2005年,胡代国胜诉当地工商后,吕金统看到报道后找到胡代国,两人一拍即合,成为挚友。胡代国对他的评价是:一个正直正义的人,不多见的清官。

      “有的老百姓不懂法,不知道用法律维护自身权利,懂法的老百姓也怕官,很多时候不敢站出来。像李思聪这样的人很少见,不容易。”吕金统感慨到。

      对于这场官司,这位从事法律工作多年的长者断言:“如果法院能做到公正判决,李思聪这个案件肯定是胜诉。”

      谈话间,夜幕降临,这时的李思聪开始有些激动,掏出电话,拨出了一个个号码:“你们明天去不去?也不是叫你们作证嘛,你们去不去我都无所谓,不过听一下学下法律也好,以后不管工商还是谁,对我们侵害权利……”

      “狂人”胡代国则在一旁不时插话打趣道:“不需要他们作证,就当来耍下,看下闹热嘛!”

      随后,众人一起就餐。晚8时左右,李思聪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从乐山前来“助阵”的陈学锋已经抵达宜宾。从高客站接回陈学锋后,众人再次齐聚一堂。胡代国与吕金统各点了一小杯酒,而李思聪则接连摆手示意自己不喝。后来李思聪小声说:“明早就要开庭了,说老实话有点紧张。”

遗憾与高兴

      庭审结束后,没能出庭代理的胡代国手举资料在翠屏区法院的审判大楼下对参与旁听的个体户上起了“法制课”:“这个官司并不是李思聪一个人的,是公益性的,在宜宾有转折性的意义。”

      “我今天没有代理看起来是坏事,其实是好事,李思聪得到了锻炼,他今天讲得不错。本案争论的焦点:查扣猪肉程序违法,无照经营不能成立。如果一审输了,一定要上诉,直至胜诉。”

      “太遗憾了。”吕金统因为没有做成李思聪的代理人而惋惜,“如果当时出庭给他辩护,肯定会让对方哑口无言。”这位有着20多年庭审经验的老法官对记者说,他和胡代国在4年前相识后就经常在一起探讨法律问题,“我觉得他是一个正直的人,值得交往,便经常一起搭档帮人打官司。”

      吕金统说,当法官让胡代国下来时,他心里很着急,“现在却很高兴,李思聪在庭上的表现还行,这样就锻炼了他自己,以后也不会紧张,坏事变好事了。”

      “输也是赢,赢也是赢。”胡代国认为,这场“民告官”的诉讼无论结果如何,对宜宾百姓,对个体户的思想、维权意识的推动是无形的,特别是对宜宾今后的执法环境,将会起到极大的改善作用。

      有人如此评价李思聪的单独出庭:李思聪在庭审后期表现得很好,已经到了一个识字不多的农民所能达到的极限了,让人很酸楚很感动。

(据宜宾《新三江周刊》)

胡代国:宜宾代理官司受阻 - hudaiguo888888 - 胡代国的博客胡代国:宜宾代理官司受阻 - hudaiguo888888 - 胡代国的博客

胡代国:宜宾代理官司受阻 - hudaiguo888888 - 胡代国的博客a711.jpg (82.57 K)

2008-3-12 10:14:26

胡代国:宜宾代理官司受阻 - hudaiguo888888 - 胡代国的博客

胡代国:宜宾代理官司受阻 - hudaiguo888888 - 胡代国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6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